当前位置:公春浩小说站 > 言情 > 重生妃常攻略最新章节

番外:生如梦,梦凡尘

重生妃常攻略?|?cc国际官方网站_cc国际小雅个人心水_cc国际网投充值:一诺离殇?|?更新时间:2019-09-26
推荐阅读: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妖精的尾巴枭皇囚宠超级废物桃花总和运擦肩前任冥界公主绝艳书力破天穹轮回命决天龙神帝

冥府

奈何桥边,孟婆日复一日熬着那锅让人故去往生忘尽前尘的汤,过往的魂魄拍着长长的队慢慢得往前移动着。

莫青离一身白衣,缓缓得跟在队伍的后面,只觉得忘川两岸的花是那样的红艳,几乎刺痛了自己的双眼。

两世为人,记忆一幕一幕闪现在眼前,却是酸甜苦辣皆有之。

“姑娘,这匆匆一世可还有不甘么?”孟婆拿着大勺搅动着锅内滚烫的汤。

莫青离怔怔地侧了眸:“婆婆还记得我呢,重来一次才明白一切不过只是自己的执念罢了,我终于明白当年冥王为何要助我,其实只是为了渡我离这苦海罢了。”

孟婆闻言会心一笑,瞧了瞧对面之人淡然无波的脸庞:“你能想通甚好,只是你尘缘未尽,上回遇到诸多磨难,即便轮回也是深陷其中,刚好老婆子我这里缺一个烧火熬汤的帮手,你莫如便留下吧,听听别人的故事,自己的经历便也不算是事啦。”

留在冥府?留在奈何桥边?如复一日,熬汤听故事?听上去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可是莫青离却摇了摇头:“谢谢婆婆垂爱,只是我早已放下了,早已不愿再记得前世今生的种种了。六道皆苦,我既选择了往生,便会甘之如饴。”

说着接过孟婆手里的汤一饮而尽,只觉得浑身清明,只觉得身轻如燕,散了,罢了,一切随风。

冥王御看着莫青离远去的背影摇头叹道:“她已经选择了往生,你现在去还来得及?”

赵子霈只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伤了她一世,又负了她一生,即便再世为人也已经没脸再见了,莫如留在这冥府,如你当年一样守在这奈何桥边,只为了等她生生世世轮回前回眸的那一瞬间。”

“你决定了?”冥王御一脸严肃。

赵子霈郑重地点了点头,许久才听冥王御再道:“好,只是冥府寂寥,这一守便是五百年之久,你可要想清楚了。”

赵子霈不答,只看着她消失的远方。

冥王御自腰间取下冥王的信物交予赵子霈,冷声嘱咐道:“人各有命,不得擅自更改,莫要学我,终究还是害了自己所爱的人。”

说着金光一闪,再看的时候冥王御已是出现在了孟婆身前。

孟婆盛了一碗汤来端到冥王面前,冥王笑了笑,将那忘情忘忧之汤一干二净,断了那前缘,忘了那曾经。

沉浮辗转,终是空空,人生如梦,亦幻亦真。

(全剧终)

我是元敏,封号“宣和”。那年我十六,母后执了我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十多年来,还从未见过她如此,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亦不晓得如何安慰,只乖乖地靠着母后。

还是近身多年的老嬷嬷不忍,说出了实情。

“嬷嬷你说和亲么?”我显得有些兴奋。

母后与嬷嬷一同现出惊讶。

“和亲便能出宫了么?”

当时我被保护得太好,我的父是晋国的国主,我的母是晋国的国母。我是晋宫唯一的公主,金枝玉叶,富贵逼人。

我完全不知道和亲意味着什么,完全不知道此去千里万里,亲人永决。只听宫人言论宫外的自由与美好,便一直憧憬着,向往着。

母后看我高兴,只重重地点了点头,那晚母后留我宿在凤澡宫,那是我出生十六年从未有过的事情。

两月后,我乘着送嫁的鸾车一路向北,我总是打起锦帘,沿路的景致的确很美,有山有水,花鸟虫鱼。宫里虽然也有,却总不如外面的鲜活。

车行三月,终是到了关外,父王亲手将我送到栾国迎亲使手中,我隔着鲜红华盖偷瞧着素来严厉的父王,只见他双唇紧抿,眉峰深锁,眼中似有不甘,满含愧疚地看着我。最后终究还是用力捏了捏我纤长的手,转身回头,再不看我。

于是我开始想家,开始明白母后为何会哭泣,明白父王为何要执意亲自送我。因我这一去,将永不能归。

我终日遥望着南方那渐行渐远的一切,可是却只能望到一片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外面虽好,但终究不是我的家。

负责迎亲的将领看似还很年轻,他总是骑着马在离我鸾车两三米的地方。我总是要盖着盖头,他从未见过我,我知道他是在保护我,正如父王送我出嫁时一样小心翼翼。

那日我坐腻了马车,趁众人午间小憩不注意的时候偷了一匹马,是战马。

平日里骑的皆是调教有素,温厚纯良的母马,而今却是高大健壮,脾性暴烈的战马,甫一跨上,便险些被它摔落,好在我够机灵,缰绳拽得够紧。

饶是如此,终是发出了很大的动静,当我稍稍稳住了战马抬头准备狂奔的时候,正对上一陌生男子异样的眼神,他就那般直直地看着我,好像要将我看穿一般。

我佯怒,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这样看着我呢。

我杨了马鞭,轻眨眼眸,对着他道:“将军如此这般闲事,孤骑马稍你一段如何?”

我一边说着一边空出前边的位置,示意他坐到我的怀中。

他脸上神情明显呆了呆,竟是俊脸一红。他生的真好看呐,阔额,剑眉,凤眼,翘鼻,若不是那一脸的风霜之色,若不是嘴角刻画的一丝凌厉,我当真会以为他是女人,好看的女人。

他却唇角上扬,不甘示弱:“男女授受不亲,公主理应晓得。”

我不屑,满是不满地挑了秀眉:“废话,你给孤上来。”

我俯身拉过的他手,霸道地用力一拽,他竟不躲不避,借势上马。

我终是觉着羞赧,虚虚地笼着双臂不让自己碰触到他。

“驾——”

他猛然一夹马腹,马如飞箭离弦,去势飞快。我身形一顿,险些掉下马来。

他反手抱紧我的纤腰,一手控制着马缰,马儿狂奔呼啸,异常颠坡,让人难受。我从未试过这般块的速度,早已失了开始的先机。

他扭头看那我随风飞洒的青丝红袖,俊美的脸庞明媚如暖春,一脸的狂妄与不羁:“公主,可不可以抱紧点?”

我怒,我怒他的狂,怒他凤眸水一样清亮,那一刻我不再神伤,原来异国他乡,还有一个他,让我心神荡漾。

可是我当时不明白,我既为和亲公主,又怎能芳心他付?我的良人,只能是那栾王,高高在上又让我极尽殊宠的栾王。

可是一切只为了我么?废黜皇后,虚设后宫,都只是为了我么?

那日栾王依旧留宿我处,当时我还只住在依兰殿,还不曾修建后来的“兰芝宫”,一夜缠绵,他拥着我,因饮了酒,酒气飘渺,熏得我似有薄醉。

“兰儿,你可知道我从小便喜欢你?”

他喃喃说着,我几疑听错,我是敏儿,不是兰儿。

“兰儿,兰儿,师傅当年将你许给师兄,可是你心甘情愿?”

他继续低诉,我缩在他的怀中不敢妄动。

“兰儿,当年我新创了一味毒药,你见它色泽漂亮,起名为‘恋仙’,你可还记得?

不记得,我不记得。我克制住满心的悲恸,你抱着我,却想着别人么?

“兰儿,当年你用我制的药带走了我最珍爱的你,是在惩罚我的么?”

他自顾自说着,到最后竟带着哽咽,继而嚎啕大哭,泣不成声。我从未见他如此,他总是威严冷峻,总是见了我便如沐春风。我渐渐忘记了北来路上的俊朗将军,只因栾奉天你待我太好太好。

可是,你心里却是想着别人的么?我趁他睡得熟了,披了外衣来到殿外,我一腔的怒火无法平息,我需要新鲜的空气。

夜深了,月如钩,露水湿湿得打在脚上,真凉。

我低头一看,竟是忘记了穿鞋。

“谁?”树林深处传出声响,我心下害怕。

良久转出一个身影,看似有些熟悉。

“是我。”

是他,竟是他。进宫以来便不曾见过,只在国宴上远远地瞧过几眼。

当时只以为他是年轻将领,后来才得知他是栾国的镇国将军,御衡昼。

“这么晚了,将军怎还留在宫中?”我有些窘迫,心跳的如那受惊的小兔。

“今日是初一,我只是在例行巡查。”

他自称是“我”,并未如其他外臣一样自称是“臣”。我却并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样没那么疏远。

“倒是娘娘,这么晚了,怎会出现在这里?”他拿他那双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凤眸看我。

我不禁环顾四周,但见夜黑风高,天空唯一的一抹残月也似乎变了模样,黯然无光,枯树横斜,寒鸦成孤,屋宇楼台倒是应有尽有,只是许久无人问津,显得有些破败。

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不自觉的往他身后缩了缩。

“本宫,只是迷了路。”我有些哆嗦,只不知是冻的,还是吓得。跑出来的时候也没想太多。

他该是看到了我光着的脚丫,突然将我打横一抱,我被他的动作惊呆了,竟忘记了反抗,待进了内殿,他才将我放下。

“这是什么地方?”我看着殿中尘封已久的摆设问。

“禁宫。”他良久才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禁宫,我是听说过的,听说之前也是一出景致不错的宫殿,两年前突然被栾王封了,从此不曾有人来过。

殿内一应物件上均蒙了一层白白的灰,如撒了霜一般,而东面墙上的一副画却被精心地擦了又擦,一尘不染。

我仔细端详着,画中金桂开了一树,树下女子表情恬淡,安静地吹着一只黑色的箫,远处一男子直直地站着,痴痴地听着,看那专注的神情,仿佛活了一般,他该是爱慕她的吧。

“她是权王妃。”御衡宙顺道。

权王妃,开国功勋权王的发妻,宫里皆传权王谋反,王妃殉情,对于此二人,从来不肯说太多。

“画中的男子是权王?”我问

御衡宙摇头。

“那是国主。”

栾王?竟是栾王?怎会是栾王?

我再次端详画中女子,竟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在哪里见过却一时说不清。

月光破云而出,照得殿内敞亮,我的身边是一面落地铜镜,正反照出我的身影,那眉,那眼,那姿态……

“哼,哼哼……”

我冷笑,原来如此,原来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竟是铜镜中的自己。

“兰儿,兰儿……”我重复着那个名字,疯了一般。

御衡宙抱住近乎癫狂的我,将我的头埋在他的胸口,我感受到他急促的心跳,感受到他胸口的起伏。成熟的男儿气息冲进我的鼻端,让我沉溺。

“她叫阙芝兰,是国主的师妹,后来嫁给了同门的大师兄,也就是权王。国主是爱她的,真的爱。”

他轻抚我的发,一如多年前那晚我睡在母后怀里一般。

“你长得很像她。”他如此说道。

像她,所以栾王宠我,像她,所以这一切不过都是一个梦。若不是我像她,我如今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我不知道,我不敢想,我不能想。

我抬眸看他的眼,我能看懂他眼中的情愫,只不知道他眼里的是眼前的我,还是已故的她?

我踮了脚,吻了他,轻轻的,淡淡的……他却疯狂地回应着,似带着侵略,直迫得我不能呼吸。

就此沉沦,就此云雨,就在那幅画下,就在画中二人的眼前。

原来他一直都在我的心底,只是不曾提及。

此后我跟御衡宙便经常去那禁宫,我不后悔我做的一切,既然我只是一个影子,那便忘记自己是谁吧。

他让我叫他“阿宙”,我不问原因,我不怀疑他对我的心,即便他爱的也是画中的那个她又如何?我爱他,足矣。

那日栾王开心极了,只因御医确诊说我有了身孕。

我也是高兴的,我深知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每次栾王宠幸我之后我都采取了措施,所以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看着我日渐隆起的肚子,栾王整日喜笑颜开,宫里也变得没那么死气沉沉。

栾王说要拆了皇后旧宫,给我另建宫殿,我不要,我任性的,坚持的不要。栾王见我不开心,急了,我知道,此刻的我有资格无理取闹,我说要建便选址禁宫,我只要那处。

栾王怒了,御衡宙也生气了,我知道,都只为了一个她,那个如空谷幽兰一般的女子。可是那又如何?我是活生生的存在,我偏要跟她比一比,看谁究竟比较重要。

那日河边散步,不小心摔了动了胎气,醒来时,栾王一脸愧疚,握着我的手,不肯放开。

我越过栾王,是他,是阿宙,他在门边众医官和侍女后面,一双凤眼满含了怜惜,我懂,我知道我终于赢了一次,哪怕只有一次。

工期短暂,工程浩大,栾王动用国库,征调国内顶级工匠日夜赶工,只为在我生养之前竣工。

劳民伤财如何,红颜祸水又如何?我便是我,独一无二,既有我,便无她。

腊月初八,新年将至,雪如珠子般打着玄儿砸落下来,满目的白,宫里却静不下来,只因“皇贵妃要生了”。

稳婆医官挤满了外室,侍女奔走准备着一应事宜,大冷的天,因栾王在外殿守着,人人却都紧张的出了汗。宫妃生养,帝王从来都是极其避讳的,就连当初皇后生大皇子,栾王都没去过。他终究是在意我的吧,还是在意我像着的那个人?

三天三夜,阵痛折磨得我早已虚脱,迷迷糊糊中,他来了,我知道他来了。

“敏儿。”

他唤我,他第一次这般换我,而我已经睁不开眼,再没力气看他一眼。

“敏儿,那日我仰望着端坐马背上的你,虽然跟她很像,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她。后来你的任性,你的放纵,你的坚持,我知道都只为了证明自己的重要,可是敏儿,在我心中,你一直都只是你而已。”

他握住我的手,我无力得闭着眼,疼痛之感却依然那般清晰,一阵一阵,让我无法忘记。

“若是因为孩子让我失去你,便让我随你而去,你可知道,我早已不能没有你。”

“敏儿,不要离开我。”

“敏儿,你还没看过你要的新宫殿。”

“敏儿,我爱你。”

“敏儿……”

……

他声声如泣,撕心裂肺。我眼角泪滑落,却不是因为疼。

后来只记得一阵混乱,只听有人说“血崩了”,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只觉得一屋子的人都疯了,只听得栾王不顾众人拦阻闯了进来。

“贵妃若有不测,你们都不必活了。”

是么?几十条人命,竟只为一个我么?帝王隆恩,素来如此,生杀予夺,不能自控。你又怎知,这便是我要的?

可是,我要什么呢?名利么?荣华么?不,我不要这些,我要我的孩子,我要他。

他的呼唤始终伴着我,让我不曾睡去。第四日,当第一缕阳光照得大雪晶莹,一声清脆的啼哭响彻了栾宫的天空,人人皆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的坚强不弃,避免了一场杀戮,她一出生便被爱着,被她的父王,被她的父,被我,被所有人……

栾王为她起名幺儿,是乳名。封为公主“千谡”,这是历朝历代从未有过的,即便是我,也是十五岁时行了笄礼才封了“宣和”,他是真心疼爱这孩子的吧。

幺儿出生了,我的身体也在一天天恢复,那年栾王为幺儿办了隆重盛大的满月,历时七日,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天气转暖,新宫殿也终是完工,竣工那日,栾王亲自题字?命为“兰芝宫”,兰芝,兰芝,依然还是她么?

我斜晲一眼金光熠熠的“兰芝宫”,我冷笑,我不屑。为她又如何?我不在乎。

阿宙带他的义子进宫来看幺儿,他是权王跟她的孩子,他叫止,大家都叫他御止,可是他却更愿意我叫他阙止,于是我叫他止儿,我本以为我会厌恶他,可是我却有些喜欢他。

他很少说话,他的眼很深邃,他总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

他很喜欢幺儿,阿宙将他留在我处,也便于日后经常来看我和幺儿。

幺儿长得很快,转眼九岁了,九年当中,阿宙经常来兰芝宫,我们总是避开宫人,午后我们带着止儿、幺儿,我们泛舟,我们对诗,我们闲话家常,我们便如平凡夫妻一般享受着天伦之乐。

可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那日幺儿脸色惨白,神色惊慌,一路跑来,鞋破了伤了脚都没觉着。

“母妃,御叔叔死了。”

幺儿瞪着眼睛,不知所措得看着我,我哪里会信?孩子开玩笑呢,胡言乱语罢了。

“御叔叔被止哥哥杀死了。”

我嘴角的笑一点一点凝固,若是御止做的,我不怀疑,因我听阿宙提起过权王一脉谋反的真相。

“将军府戒备森严,怎会被一个孩子乱了天去?”我犹不肯相信。

“众人都昏迷了,我亲眼看着止哥哥,止哥哥他……”

我一把将幺儿抱入怀中,她是看到了多么可怕的一幕?好在她不知道,那个在她眼前被杀害的,是她的生父。

我要见他,我一定要见他。我把幺儿托付给嬷嬷,我疯了一样上了马车出了宫,那是我进栾宫之后第一次出宫,也是最后一次。

将军府中一片混乱,众人不认识我挡住我的去路。

“让开,否则本宫要你们陪葬。”我眼中显着狠绝。

众人许是被我的气势所迫,渐渐退去,开了一条路,直往他在的大殿。

他一声不响,倒在血泊之中,暖黄色的长袍开满了艳红的花,他的佩剑插在他的胸口处,我没有哭,我走得很慢,我不敢相信,我失去了他。

“阿宙——”

我轻唤,正如他那日唤我一般。我抚上他的手,已渐凉。

动了,一下,两下……他手指真的动了。我惊,我喜,是听到我的呼唤了么?

“你来了!”他轻言道,声音很小,我只能附着耳才能听到。

我点头,我来了,不顾一切的来了。

“你是来接我的么?”他笑了,一双迷醉凤眼如妖如魅。

我不解,我能接他去哪呢?

“兰儿,我向你承诺的事我做到了,我当止儿是我亲生,便如幺儿一样,我没让任何人伤他,可是以后我便管不了啦。”他犹自低语着。

她,依然是她,原来他跟栾王一样,想的念得,都是她。

我如何?我独宠后宫如何?我为他育儿生女又如何?我依旧比不过一个她。

恨,怎能不恨?爱,如何不爱?他的手猛的一沉,我看着自己停在半空的手,不抓了,抓住了又如何?他以为是随她去了,却从未想过俗世上,还有一个“敏儿”。

栾王来了,我满面泪痕犹在,你身为帝王如何想?你的宠妃为他人的死哭的声嘶力竭,痛不欲生,你会做何想?

风光多年的“兰芝宫”一夜之间成了冷宫,他给了我一应日常用度,却不再踏入一步。不来便不来吧,我本也不在意了。

可是那日戒备森严的皇宫却来了刺客,劫走了幺儿,也带走了我所有的希望。幺儿,她是他留给我的唯一,也是我的仅有。我知道栾王终于是知道了,可是我没料到他会真的下得去手,那是他疼爱了十年的幺儿。

我还是低估了帝王,我只不明白,他既知道了幺儿的身世,杀了她便是,为何要将她劫走,是于心不忍么?不忍她死在自己面前么?

三皇子平日里便护着幺儿,出事之后他总来我处,自兰芝宫衰落之后已经没有别人来了。

“母妃,千律派出去找幺儿的人回说找到了相似之人。”

“在哪?”我的一切终于又有个希望。

“九遥山。”

九遥山,十万大山,多毒虫猛兽,常年毒雾萦绕,人畜难存。他竟这般狠,送幺儿去那自生自灭么?她才十岁,该多么害怕无助?是如何活过这一年的?

幺儿回宫那日,我站在最高的城碟上,看着我的女儿一步步踏入这比九遥山凶险千万的栾宫,可是我知道只有在这里,在我眼皮子下,幺儿才能保得性命。

幺儿回来后栾王便开始要挟,可是我怎能让他伤了幺儿?我甘愿喝下栾王早晚送来的断魂汤,我之所以叫它断魂汤,因为我知道它正在一步步耗尽我所有的心力。

幺儿回来后仿佛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爱说话,变得迟钝了。之前的她太聪明,在这栾宫之中或许糊涂些对她更好。

我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断魂汤还是天天送,我还是天天喝,栾奉天他还没忘了我么?两年了,还记着么?是该有多恨我啊。

那日我突然有了精神,我知道将死之人有种状态叫“回光返照”,我知道我快不行了。

我翻出我藏了几年的东西,也是栾奉天搜寻了几年的东西,那是我的保命符,如今是该交给幺儿的时候了。

“这是什么?”幺儿问,一脸天真,仿佛还是她出事的那年的那个年纪。

“母妃要走了,以后只有幺儿一个人了。”我轻抚她的头,突然想到当年晋宫之中母后也是这般轻抚着我。

“这是凤牌,是你父王的东西,被母妃偷了来,这个东西可重要了,千万要藏在只有你知道的地方,无论去到何方都要带着,明白了么?”我一字一句叮嘱着。

幺儿显得有些惶惑,依然点着头。

她生得多美啊,额头像我,宽宽的,却精致。眉眼像他,娇媚的,却不妖。鼻子像我,小小的,恰到好处。嘴唇,嘴唇还是像她自己的多一些,更是好看了。其实幺儿那双眼最像他,是那种最好看,最妖媚的丹凤。

这便是我的女儿,我跟他的女儿。

“据说这方玉牌是一对的,还有一枚龙牌,母妃没见过,幺儿有机会要找到它,因为得龙凤牌者可救苍生,亦可复天下。”

那晚我交代了该交代的,我拥着幺儿枯坐着,等待着最后的裁决。

奇怪,弥留之际我没有看到阿宙,却是看到了栾王,怎会是他?

“敏儿。”

他怎也如此叫我?

“敏儿,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多苦?”他说。

“敏儿,一开始我确实将你当成了她,一开始我确实不确定你对我的重要。”他说。

后悔了么?我笑。

“后来你动了胎气,后来你难产我险些失去了你,我才明白,你才是我真正拥有的,才是我该珍惜的。”他哽咽。

“可是终究是晚了,我那么爱幺儿,她却不是我亲生,我是帝王,我不能容忍有人对我的背叛,我送她去九遥山,我不忍杀她,敏儿,你可知这些年,你若是不喝这毒,我不会逼你。”

呵,他说了那么多,我怎么不明白了呢?不会逼我么?是我太过较真了么?

他抱过早已无力的我,他亲吻我的额,我知道他不是阿宙,这么多年再次真实感受到他,竟是在这最后一刻。

“敏儿,若能重来,我定不会让你走的那么远,不会让你离我那么远。”

他的泪落在我脸上,竟如寒冰一样的凉。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抚上他的脸,他的眉骨,他的鼻端,他的唇角,他的胡渣……他瘦了,老了,是为了我么?

“那日我辞了母后,离了晋宫,以为出宫了,便自由了,却原来,只是进了另一座宫,再走不出来。”我呢喃。

“若是重来,我宁愿是你的兰儿。”我眼角有泪。

“若是重来,我亦不会离你那么远。”

我如是说,我竟然如是说。在相互背叛与伤害之后,我竟是后悔了么?我心里也还有他么?我也是哭了的吧,我感觉到了,可是我要走了,不能重来,无法悔过了。

如此,爱也罢,恨也罢,唯有幺儿是我最大的牵挂。

我是宣和,这便是我的一生,放纵一世,道尽沧桑。

重生妃常攻略最新章节番外:生如梦,梦凡尘,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物我两相伤:剑舞离歌纪元法师神圣之纪重生之富贵闲人绝世强者邪龙擒凤:贪吃皇后重生未来军路家有小姑初成长某不科学的虐杀原形穿越金庸世界五神剑传说之一统六界早安,神偷小姐双面皇妃来自初始的风大人物的小萌妻我的萝莉新娘誓不做小三韩娱之巅科幻穿越系统在漫威爱情公寓之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