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公春浩小说站 > 言情 > 豆豆你不懂爱最新章节

HOTD·永远的福乐·大结局

豆豆你不懂爱?|?cc国际官方网站_cc国际小雅个人心水_cc国际网投充值:黏糖?|?更新时间:2019-09-26
推荐阅读: 九天玄尊火影之日向雏田综漫之渣诚无双倾世枭雄异能雷帝梁祝之蝴蝶单飞家教初代 阿诺德,请更衣汝爱太伤婚凤凰泪红颜恨召唤师的付出

低头盯住倒在脚下的男人,永保持着举枪的姿势,像雕像似的静立不动。

【结束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持枪的手晃动了一下,随即下意识地再次扣动扳机。

子弹打在已经死去的兼尾正人的尸体上,溅起一簇血花;尸体震动了一下,微小地变换了一个更加充满了死气、又显得有些滑稽的姿势。

这种滑稽感令他忍耐许久、一瞬爆发出的怒火有所消解。他持枪的手不再动摇,开始接二连三地扣动扳机。

四周是忙于逃命的幸存者和警卫,没有人有余暇注意他——比起周围的行尸,站在这里、对着一具尸体开枪的少年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直到打空子弹,永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外面的行尸已经相当逼近这里,他不能再留在原地,否则就会被波及。

他之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一枪令兼尾正人毙命,用了最为苍白的复仇方式——没有求饶、没有忏悔、没有折磨和残虐,就这样结果了这个人渣的性命。大概也是因为这样,他非但没有觉得满足,反而越来越能感觉到满溢胸口的悲伤。

那双从丽死后逐渐失去了神采的眼睛,重又透出些带有痛苦生气的什么东西来。

【……结束了。】

内心中不断重复着的细小声音,让他一度麻木的头脑逐渐想起了在复仇以外的事。从丽的脸、小室的脸,一直到父母的脸,再到鞠川、毒岛、平野,还有关于最后一次看见丽那天,唯一对他伸出援手的狡啮的记忆……

而伴随着而这些记忆而来的,是他年幼时对于鹤留凛的记忆。

那是——

在当下这个让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性被完全切断的、崩坏的世界里,他唯一仅剩的、曾和自己的人生有过深刻联系的人;

是曾经确实知道他的“过去”和“存在”的唯一证人。

他恍惚地思考了一会儿,转过身,看向狡啮和鹤留所在的东侧建筑的方向。

……

“以现在地面的混乱程度,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出得去。如果这里没有能出去的通路,那就暂时在地下捱过一段时间再看看情况。”

“……嗯。”

“看这里。弹药相当充足,到时候突围应该问题不大。”狡啮停在一只木箱前,用手电照向里面码放整齐的弹盒。这话说完半晌没听到回应,他回过头去看身后的小豆,“凛?”

她站在黑暗中一动不动,仍是沉默。

他唯有将手电抬起一些,借着外围的微光看她满是泪痕的脸。对上她一片混沌的眼神,狡啮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变成一声叹息。

只是没等他说出什么劝说的话,她突然颤声开口。

“……别再对我用这种交代遗言的口气说话了。”

狡啮一时竟想不出该怎么回答。

她错开一步躲避手电光,沉默地继续往前走。

原本想从后门撤离基地,但外面已经被□□的活尸完全围住,还有更多的幸存者在不断尸变,赶回来的忧国会警备已经开始进行无差别扫射,两人便决定从建筑侧方进入了地下层,停留到外面的情况平息再做打算,再探索一下地下层有没有其他通往基地外的通道。在底下走了一段路后,他们就发现了这个储存弹药、武器的地下仓库。

地下层的面积并不大,没过多久两人就从仓库尽头进入通风管道,一直走到了尽头后停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狡啮看了看头顶锁住的通风井,吁了口气,席地坐下。“没路了。歇一下再想办法。”

小豆走到他旁边坐下,双手环住膝盖、头靠着墙一言不发。

狡啮为了缓痛一心在背包窸窸窣窣地摸烟。只是摸到火机时,眼前却伸过了一只握着火机的手。

就在他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开口问道:“为什么还能那么平静?”

火苗幽幽亮起,他看着燃着的烟头,沉声答:“想做的事已经都完成了的缘故吧。”

胸口痛楚加剧,小豆合上火机,缓缓说:“这种自私的回答完全不能接受。完成了自己的事就可以这么平静了吗?那么把你当做‘未完成的事’的人该怎么办?”

狡啮回头看住她,黑暗中香烟的火光在他的眸上点出一星橘色光斑。

黑暗中他似乎勾起了嘴角。

“这可就棘手了。我要是不安静一些,你更难过了怎么办?”

泪水从灼痛的眼眶再次掉落下来;小豆抬手捂住双眼,手指不觉微微用力、陷入皮肤带来些许刺痛,再叫他的名字时喉间亦哽咽。“够了。”

他叹了口气,“体温才刚开始升高,到体温重新下降的时候才到倒计时的时候,不如先把眼泪存起来怎么样?”

她从喉间发出一声缓慢的、无意义的嘶哑低吟。

“怎么可能啊。”

话音落下,幽暗的隧道陷入静谧之中。

正在这时,两人头顶突然传来隐隐回荡的脚步声。

谈话被骤然打断,小豆有些浑噩地从烦恶思绪中抽离出来,停了一会儿,她才用衣袖轻擦一下眼睛,站起身走到通风井下面,掏出枪对准井口。

上层是地下一层的隧道,如果是有威胁的敌人,她会在对方探身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开枪。

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走来。她扬起手电,在脚步声停在头顶时打开开关,沉声问:“是谁?”

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后上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鹤留?”

小豆认出这个声音,皱起眉几乎以为听错,“……永?”

“是我。退后一些。”上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片刻后通风井盖被打开,永从上面探出头来。

狡啮站起来走到井下抬头看住永,眯了眯眼,“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我猜想你们应该会暂时退回地下,所以试着从必经的路过来找你们。”永的声音有些沙哑,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从这里有出去的通路。上来吧。”

伴随着他的语声,一道弱光从上面探下来,永将一只电提灯放在了通风井沿,然后放下一只软梯。

灯光映得少年的脸一片苍白。

大脑仍在激烈的情绪下不能有效思考,小豆站在原地幽幽地盯住永,甚至没有放下举起的枪。身后狡啮走过来抓住她手腕,提醒似的低声叫她,“凛。”一边迫她放下端枪的手,“你先上去。”

她像是触电似的猛地回过头看他。看到她这个几乎一碰就碎的反应,狡啮从她手里把枪拿走,反握住她手扣向软梯,把她推上去,“稍微冷静一点。我还没死呢。”

小豆抓住软梯,停了片刻后朝上攀去。身后是狡啮叮嘱声:“小心点。”说着打开手电帮她照明。

她顺着软梯攀上通风井口,面前伸过永的手;她犹豫一下握住,被对方拉上了井边。抬头,就看到幽幽的电提灯光映出少年头顶闪烁着的、黑气弥漫的小字——

【重燃的生机】。

就在她看过去时,黑气开始褪去,飘忽的小字逐渐恢复了冰冷的鎏金光泽,随即在名字下方又飘起一串象征好感度的金色数字。

从永精神因宫本的死亡而被刺激后,一度变为黑色、好感度不可见的小字恢复了正常。

这是在这种情况下,极为讽刺的转折——

握枪的手指神经性地抖了抖,她强忍下歇斯底里的情绪,低头去看正在向上攀的狡啮。

由于手臂受伤,狡啮的动作有些不便,但还算能勉强行动。竖井有一定高度,他也就格外小心,速度更慢一些。

而就在他将将攀到中段时,整个楼体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

小豆抓住井沿扶手稳住平衡,周遭的黑暗中传来刺耳的吱嘎声,像是隧道里有管道之类的东西被震坏了;而下面的软梯没有支点,立刻顺着惯性大幅度地摆动起来,带着狡啮朝一侧墙壁撞去!

震动没有停止,紧接着地面又剧烈地摇晃一下!再攀在梯子上很可能会被撞伤,狡啮用没受伤的手抓住竖井侧墙一块突出的墙楞、借力跳回了下面的通风架上。

狡啮落地的同时,通风架一端承受不了震动,住尖锐的噪音中骤然向下猛坠!没有刻意保持平衡,狡啮直接顺势趴倒在通风架上护住关节要害!通风架坠下一段距离后随即猛地一震、堪堪卡住,但和头顶软梯已经隔开了不可能跳得上去的距离。

小豆在震动稍歇后立刻探身朝下看,“慎也!?”

永稳住身体后抬起手电朝身后照,“塌方了。再不赶快离开的话前面的隔断门很有可能会因为震动变形,整个隧道都会封死。”

原本就紧绷的精神被永的声音一瞬紧勒,小豆猛地回过头抽出枪对准他,厉声说:“又是你的爆破计划?”

“不是我。之前我安放的炸弹也事先估算过威力,不会让主基受损。如果还制备了让这里完全塌方的爆破计划,那我根本没必要冒险进来。”永面对枪口不为所动,眼神是没有一丝动摇的平静。“冷静一点,应该是上面出了什么乱子。没有时间了,你先出去,我来救狡啮先生。”

小豆正要回答,下面突然传来狡啮的声音:“不用管我了。你们马上从这里出去。”

一束电光照上来画了个圈,两人借着微光看到狡啮举着手电匍匐下面倾斜的通风架上,应该没有大碍。

永皱了皱眉,“我不会现在离开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

不等永说完,狡啮就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救不救我也没有区别。”说着撩起受伤手臂的袖子,露出包着绷带的伤口,叹了口气。“我已经被那些家伙咬了。明白了吗?趁现在尽快出去。”

永瞳孔微缩,微微睁大了眼睛。

小豆就像没有听到似的,转身去解软梯的扣锁,一边低声问:“这个还能再放长一些吗?”

永刚要说话,地面倏地又震动起来!小豆正在解扣锁,双手没有着力点,险些滑下通风井,永眼疾手快地把她拉住!这一次震动格外剧烈,永眼看小豆还要挣开他试图去抓软梯,不由出声制止她,“鹤留!”

狡啮抬头看到这一幕,提高声音喊道:“井豪!带她出去,拜托了!”

被狡啮语声中的戾气完全牵引,永的神情猛然动摇,目光凝在狡啮身上。狡啮眼神尖锐灼人地回望过来,两人目光胶着片刻,永瞳孔颤了颤,沉下眼拉住小豆,加深力道把她拉离井沿。

“放弃吧,鹤留。”

小豆停下动作,机械地转头看向永。

明明看到对方的嘴唇在动,却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语声被隔绝在激烈的耳鸣外,就连地震的轰响都听不到了。

【要“回去”吗。】

她恍惚了刹那,却又像是出神了很久。

【只要握住这双手就能回去了。……最后的“钥匙”就在眼前,如果这一次放手,大概会永远失去机会。】

脑海深处有清醒的声音在强调,身体的本能却不由自主。她感觉到永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量正慢慢把她带离井沿,血液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暴戾冲动填满,在未及思考的情况下反手卸开他手腕,扬起手肘给了他一记重击!

趁着他吃痛松开手,她闪电般举枪对准他,毫不犹豫地扣下击锤、手指虚落在扳机上。

“退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说。

【……抱歉。】

她手指紧紧绞住软梯,尼龙粗糙的质地刮磨皮肤,却没有多少痛感——五感都因为激烈的情绪而近乎麻木了——目光失焦地看着面前的永,她低声喃喃。

“抱歉。……我还是做不到啊。”

到底是说给永听的、还是给自己听的,抑或是给别的什么人听的,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话音落下,没有给永任何反应的时间,她转身跳下通风井!

站在下面的狡啮看到这一幕,反射性地撑起身体,身下的通风架随即危险的晃动起来!

小豆在落到软梯中段时伸出手臂、勾住了软梯的一截横索,软梯立刻因为下坠的惯性所带来的负重猛地下沉一截,她整个人也在跟着软梯坠落一段距离后危险地悬空摇晃!

见状,狡啮瞳孔紧缩,弓起身猛蹬右腿、借力像出膛的炮弹一样朝她正下方扑过去!与此同时,她松开勾着软梯的手,直接跳了下来!

下落时的稍许失重感让她更加觉得现在的发展有些荒谬的不真实感。

直到她即将坠落至通风架上之前的一瞬间,他刚好扑到她面前,张开双臂猛地接住她后捞着她在地面一个侧翻作为缓冲,而通风架在剧烈晃动间再度猛坠;两人失去平衡,堪堪滚到了通风架边缘,他因为牵动伤口发出低沉的鼻音,一边支起身、也顺带着把她捞起来。

刚才被擦破的关节稍许烧灼感渐渐清晰,她在一片黑暗中抬头看向他的方向。

——这才稍稍有了些许实感。

地震更加剧烈,头顶通风井上层的提灯被砸碎,灯光骤然消失。他伸手揽住她头顶作为防护,喊声在轰然的噪音中就像是隔了一层墙壁、破碎的不清晰。

——【疯了吗?!】

她一时愣神,突然毫无预兆地想起在海滨公寓和槙岛交谈的那一幕。

【在你眼里所谓的他人的表象价值下,潜藏的更深层的、非利己的动机。】

【不明白吗?比如说人与人的羁绊,他人所理解的幸福。】

【……还有爱他人先于自己的感情。】

勉力思考可能永远都回不去的后果,却发现不能集中精神,甚至出乎意料的平静。

本能地,她一瞬就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自己失败的事实,甚至没有余裕自我探究或是悔恨——

那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发酵、并且逐渐觉醒的情感。

终于在那一刻强烈地爆发出来,先于理智支配了行动。

她在他的质问声中迟滞地回神,抬手握住他扣着自己肩膀的手。

感觉到滴落在手臂上的泪滴,狡啮停住动作。

刚才在混乱中跌落的手电倏尔闪烁了一下。

忽明忽暗的微光中,男人灰蓝色的瞳孔呈现出深海似的颜色。

……

“体温升高了多少?”

“现在是38.7°。”

“是吗。已经开始了啊。”

“……”闻言,小豆目光暗下来。“那种事怎么样都好。”说完就沉默了。

——通风管道塌方严重,为了逃生,两人在通风架完全塌陷前返回到了受损情况较轻的军火仓库。稍事休整过后,狡啮就突然开始发热,这是开始病变的征兆。

狡啮站起身,从背包里抽出绳索,一圈一圈地缠绕在身后的立柱上。

见状,她重又开口,“要做什么?”

“以防万一。”狡啮说着侧过身,开始捆绑自己,“帮我拉住那一边打结。”

见她不动,他沉声又催促了一遍。“凛。”

小豆这才站起身,帮他打好最后一处绳结,在他保持着背靠立柱的姿势滑坐回地上后收紧了绳索,然后坐到他旁边。

狡啮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臂。上身不能活动,但肘部以下的小臂还可以自由运动。这种绑法比起把两手全都捆住负担要小得多,等到失去意识后再扣手铐也不迟。确认绑得足够牢固,他靠在立柱上放松了身体。“休息一下吧。”

两人无声地小憩了一段时间,尽管极度疲惫,却都没有睡意。

最终还是狡啮出声道:“这里的弹药和武器都充足,足够你保护自己。我病变之后,你就试着去找出口。”

“没有出口了。”小豆低声打断他,“地下结构图你也看过,唯一能通往外面的大通风管道已经塌方,军火库的隔断也全都锁死,不可能还会有什么奇迹的逃生暗道了。”

两人间沉默半晌。

狡啮疲惫地叹息一声。“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一个未来几小时内就会变成死人的家伙,做了可能会让你也陪葬的选择。我对这一天早就有所觉悟了,但你不该这么做。”

“……大概是因为我对这一天也有所觉悟了吧。别再交代遗言了,否则又要把我惹得嚎哭起来了。”

狡啮露出一个苦笑,“你那是在威胁的口气吗……”

小豆刚要回答,排在地上的两只手电突然同时断断续续地熄灭了。

仓库内登时陷入一片黑暗。

她伸手去摸手电,摸索着掀开电池盖,刚摸到电池表面就被烫得一缩手,“烧坏了吗?”

黑暗中传来狡啮的声音:“背包里有荧光棒。你别动,我把背包推到你左手边。”

小豆依言去摸他推来的背包,无意间碰到了他的手臂,感觉到明显滚烫的温度,不由动作一顿。

狡啮没有动,任由她顺着他手臂一直往上、去探他的额头。

手背下感觉到他眼窝的轮廓和睫毛,小豆抬手往上移了移,贴上他额头。

比起刚才明显更烫了。

“……”心脏仿佛在不断下沉,她低声说:“比刚才更烫了。”

继而手腕就被他回握住。

在仿佛将身体完全包裹的黑霾中,他的声音因回声而如同近在咫尺,又像是隔得很远。唯有手腕上传来的温度,才是他所在位置的唯一确认。

“有件事你必须答应。”他说。“在我病变之后,立刻对我开枪。之后要努力活下去,不能哭着在这里等我腐烂。”

“我答应你的话,你就会停止说遗言吗?”

“鹤留凛。”

“知道了,我保证。”

她终于从背包里摸到了荧光棒,一端抵住地面轻轻一扭,黑暗中慢慢亮起一点微光。

狡啮仍旧没放开她的手腕。

借着荧光,他看了看她的脸,把她拉近少许,手艰难地又抬起一些,碰了碰她脸颊。

“糟糕了,还真的嚎哭起来了啊。”

“是吗。”她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泪水的腥咸。“那就别再刺激我了,不然还有一边尖叫一边掉眼泪的演出。”

狡啮的表情苦涩地柔和了一些,弯了弯手指勾去一滴眼泪。“背包里层有个暗袋,帮我把里面的东西翻出来。”

她拉过背包,翻开最里层,发现里面的暗袋塞得鼓起来一大片。从下面找到拉链拉开,赫然露出一角黑色布料。完全抽出来一看,是一件皱皱巴巴的黑色西服。

她愣了愣,突然错愕地想起了什么,“这个是?”

“是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狡啮微微勾起嘴角。“我总不能是赤身衤果体地空降在这里的吧?过来的时候随身的‘贴身物品’可是一起跟着过来了。”这件西服再熟悉不过,是他原本还在做刑警时万年不换的那一件(之一)。

这个“老光棍不修边幅”的隐藏属性让小豆不禁也跟着翘了嘴角。

他续道:“西服里层还有个袋子。”

她把西服翻过来,伸手进袋子里,先是翻出一沓蓝色便签纸。认出这件他之前三番两次在诊所、留给永的止痛药瓶里用来留言的无名英雄牌历史遗物,她露出揶揄的表情。“居然还继续随身带着吗。”

“是忘了扔了。”他解释。“继续找。”

她伸手往内袋里又摸了摸,感觉到手指碰到了一颗圆圆的硬质珠子。

稍稍一怔,她将那只“珠子”从袋子里拿出来。

掌心上静静躺着一只颜色暗淡、满布裂痕的淡蓝色玻璃珠。

“这是在‘老家’的时候,你‘死’后我搜来的遗物。因为不知道怎么处理,就这么用西服包着塞进逃亡时的行李里,没想到一起被带到这里来了。”

小豆把玻璃珠凑到荧光棒旁边借着光线看,泪水几乎模糊视线,想说的话出口却还带着笑意。“把这种东西带在身上,你是故意的吧。”

狡啮轻笑一声,“该做被告的人反而抢先告状了啊。把这东西跟父母的照片一起锁在卧室的抽屉里,是要让做死者房屋搜查的刑警有多头疼啊?”

“错的应该是刑警先生你。明明只是个失败的恋爱对象罢了,却还在别人剩余的人生里继续给对方找麻烦。”她合拢手指握住玻璃珠。“如果你早一点想尽办法复合,我也不会因为遇上了更烂的家伙,把生活搞得一团糟。”

隔了一会儿,狡啮才精神不济地轻声答道:“的确是我的错。那时候直到在隔离医疗所里再看到你,我都对你已经康复了这件事没有产生过怀疑。没能察觉到你的痛苦,是大学的时候还能勉强因为年龄原谅、后来无论如何都要治罪的错误。”

“别说梦话了。是我先对你撒谎的。”她低下头掩住脸上的情绪,双手捧着玻璃珠、认罪似的捧到他面前,“对不起,狡啮同学,请在和我交往一次吧。”

他的神情疲倦地宁和下来。

“结果还是老样子,这一次也是用最糟糕的方式、在最糟糕的绝地让我知道了你的想法啊。”

语声愈发轻了。

“这回可不会被你再骗第二次了……”

她低头看着地面,看着偶尔滴落的泪珠晕染荧光、落在地上。

他连呼吸都渐渐轻到似乎没有了。

“有些过热,我稍微休息一下……。”

她等了一会儿,终于收回手,轻轻坐在他旁边。

……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但又格外漫长。

荧光棒的光芒渐渐熄灭,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

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了,狡啮依然没有醒来。

小豆握枪的手神经质地间歇性颤抖着,想着一小时前她最后一次查看狡啮的瞳孔,上面已经扩大到几乎覆盖整个眼球的灰斑。

即便用荧光棒的光去观察眼睛,他也没有被吵醒,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呼吸,就像是死去了一样完全失去了意识。

高烧是病变的第一步征兆,随后身体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异常体征。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瞳孔的异变——当眼白完全浑浊、瞳仁扩散,病变也就到了最后一步。

她想了想,没有再去查看狡啮的情况,而是重新坐在他旁边,慢慢闭上眼睛。

明明气温不低,但难以名状的寒冷还是一点点渗透骨髓。

这样静坐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她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响。

他动了。

明白即将发生的事,她觉得喉咙像是被扼住了,涌出一股锈甜的味道。

即便清楚地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却连确认的勇气都没有——哪怕没有勇气确认,那么暂时站起来、离远一些也好——但全身像是冰冷得麻木了,她始终无法动弹。

绳索发出窸窣的摩擦声,他完全“醒”了过来。

片刻后,他喉间溢出嘶哑含混的低吼声。

尽管看不见,但却能感觉到他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存在,转向了她的方向。她就坐在他旁边。这种紧挨的距离,就算他被捆住,也能轻易碰到她。

她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

【结束了。】

【结束了。】

【结束了。】

尽管明知道应该马上离开——

大脑被尖锐的自我提醒紧勒,身体却始终遵从本能、一动不动。

他终于剧烈挣扎起来,低吼着转头“扑”向她——

由于身体被束缚,仅有头颈还能活动。尽管如此,也足够他“找到”她——下一秒,他的下颔撞上她的肩膀!

她一瞬感觉到了颈边他吐息的热气。

而她下意识的反应,却是张开手、心神一片混乱的反手环住他。

做出这种近乎于自杀的行为,她甚至恍惚间已经准备下一秒迎接被咬的疼痛了。

只是他却突然停下了动作。

她仍然神智模糊,一时间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微妙的数秒钟过去,她后知后觉地察觉了——

察觉了他不再是异常发热的滚烫、而是有些沁凉的体温,透过她环在他后脑的手臂传导而来;察觉了他搁在她肩头的下颔和静止的动作;察觉了自己一度停止的呼吸。

在稍许缺氧的感觉中,她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

继而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伴着呼吸拂入耳中。

“果然还是没舍得开枪。说好的要好好活下去呢?”

听到这个声音,她的脑中短暂地空白了一下。

“放心吧。”他说了第二句话,声音含着犹带病气的疲惫。“……我好像没死。”

就像久被压迫的肢体骤然过血,她头皮一炸,浑身登时传来针扎似的麻痒感!双手在黑暗中胡乱地摸向他,刚一开口泪水就涌入口中,她的语声含混不清:“慎也……!?”

发觉什么都看不到,她错乱地随手在身边的地上乱摸,摸到了刚才作备用放在脚边的荧光棒,用力一折,急切地举起来照向他。

逐渐亮起的光芒映出他的脸。

尽管脸色苍白,但他刚才已经完全变成灰色的眼白和瞳孔完全回复了本色,眸子重又变得清澈,眼神带着疲惫的鲜活。

她没能消化发生了什么,完全说不出话来,唯有眼泪仍然不要钱似的涌出来,就像是要把一辈子的分量都在这一天流干——就连呜咽的声音也止不住了,到最后完全演变成崩溃的大哭。

然后她丢开荧光棒,伸手抱住了他。

哭得太凶,除了鼻子喉咙一起堵住,就连耳朵都开始耳鸣,他后来说了什么也一句都听不清。整个小小的仓库都回荡着呜咽声。

她已经不能去想这是濒死的回光返照、还是什么不可能的神迹。

只因为在她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时听到了这句话,就是最后的救赎。

就这样哭到理智几乎崩解,情绪才渐渐收回。她努力拾回一些清明,发觉他还一动不动、静静等着她哭完,鼻端轻缓的呼吸不时拂动着她耳边的头发。

他耐心地等她完全收住哭声,才试着叫她:“凛?”

她没有回答,松开他后支起身去解绳索。

他出声阻止,“等一下,还没确定……”

还没说完她已经利落地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小刀割开了绳子,简直就是刚得到一点点希望,冷静高智和好身手就全回笼。割完绳子不等他活动关节,又一把拽过他被咬的手臂,三两下解开了绷带露出伤口。

——伤口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完全变了样子。之前黑紫色的、代表被“感染”的斑点已经全都消失不见,跟中了蛇毒一样、在皮肤下延伸出的青紫色血管脉络也消失了,伤处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也开始结疤。

她定定盯了伤口一会儿,不一时又因为情绪的过度起伏,手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许久之后,才抬头看他。

“你痊愈了……?”

她哑声说。

他轻吐出一口气。“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说话间他朝她抬起手。

由于被绑得太久,他的动作有一些僵硬的不畅;手臂缓慢地举起,最后终于轻轻落在她头顶,就像以前他常做的那样——

“但是我现在的确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她怔了一会儿,抬手碰他额头,接着动作又定格。

再开口,声音都断断续续。

“退烧了……退烧了。”

他手掌顺势抚上她后脑,安慰似的摩挲一下,絮絮说:“之前伤口的麻木感已经没有了。从被咬后一直觉得身体很沉重,精神也变得迟钝,视力其实在不断下降。在我睡着之前,其实看到的东西已经完全模糊……”他按了按眼睛。

“视力已经恢复了……现在的感觉像是卸除了负担,除了正常的伤口阵痛之外完全没有异样的感觉。如果说是濒死兴奋效应……”

“不……不对……”她愣愣地说,“已经到了眼球出现病变特征这一步,是不可能再倒退回去的……不会的……”

狡啮低低嗯了一声,“按理说应该没有康复的可能。”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略带倦意地说:“……我记得之前井豪说过,在忧国会看见过槙岛?你们一起同行那么久,他应该对槙岛有相当的了解,认错的可能性很小,也没有对我们说谎的理由。”

在这之前,小豆就已经隐约想到了某些可能,因此闻言也只是慢慢地点了一下头,因为这个猜测心跳骤然加快了一些,“如果他真的‘痊愈’了,那么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也……”

“反证,假如我没有再病变,那么他‘痊愈’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小豆正要回答,突然军火库外隐隐传来低沉的钝响!她立刻随手抓起地上的枪和背包,“怎么回事?不会又要塌方吧?”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持续的闷响。

狡啮循着声源的方向看过去,“不是大通风管道的方向。”说话间两人同时站起身,仔细辨别声源。

军火库结构四四方方,一边连接地下入口、一边连接通风管道。在爆炸中,通风管一边已经因塌方不能通行,而来时地下入口的隔断门因为地震损毁了电路全部自动放下锁死,让整个军火库成了最后一处安全但也没有出路的密室。原本还有另一个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钢门,但也是锁死状态,声音就是从这道钢门后面传出来的。

两人刚走到门前,就感觉到脚下地面传导来的隐约嗡鸣,但与之前爆炸时的情况不同,只有地面在不断震动——震感很快接近了这里,也让他们在噪音中辨明了里面掺杂的隐约脚步声。

不是塌方,而是有人循着钢门后的走廊破拆过来了。

狡啮和小豆一边后退、一边梭巡两边,想要寻找掩体。没过多久震感就到了脚下,钢门猛烈地震颤起来!

轰鸣的噪音一瞬间传遍整个军火库,几乎刺破鼓膜!片刻后,钢门上骤然爆起的橘红色火花盖过了荧光棒的微光,液压锯高速旋转的锋锐齿轮在迸溅的钢屑和火花中探出了门板!

狡啮快步拉着小豆把她推进了弹药架后的墙角,自己则挡在外面做了人肉防护罩,一边快速给手上的大家伙上膛。小豆看了一眼身边的弹药箱,“呆在这东西后面,对方应该不敢开火。”

狡啮点了点头,“他们应该是为了这里的弹药和武器破拆过来的,不会舍得直接开枪。”

说到这里,两人都已经想明白了现在的事态。就算忧国会部队不顾忌他们的性命,也会因为不想损失弹药而不开火。但即便是这样,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能和对方交涉,勉强说服他们,免除被就地格毙的命运,也不可能安全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未可知。

因为体力难以为继,狡啮的脸色不太好,单手扶着枪托,另手草草地拿着水壶灌水。

小豆看到他没有血色的脸,想绕过他出去:“我来吧,你别勉……”

话没说完就又被他推回去,“呆在那里别动。”说完继续灌水,喝空一壶后全身绷紧,全神贯注地看向前面的隔断门。

液压锯已经在门板上均匀地划出半扇圆,仍在轰鸣着慢慢切割移动,就像是难捱的暴戾倒计时。

锯轮时停时动,一点一点终于切割到了只剩四分之一就闭口的位置。

而就在小豆精神高度集中地看着轰鸣的锯轮时,正托着枪管对准隔断门、一动不动蛰伏着的狡啮突然嘴角勾起,出声道:“交代遗言的气氛越来越到火候了啊。”

小豆目光登时从门上移回他侧脸。

男人说话时语气沉稳而凛冽,依旧眯着眼在瞄准、目光未动,即便身体状态极差,但周身充盈着作战时一贯的掠食者气质和尖锐的兴奋。

她被这种兴奋给扎得也跟着牵了牵嘴角。“如果又是让我努力求生的遗言的话还是算了。”

“不,是关于‘对不起,请再跟我交往一次吧,狡啮同学’这件事的。”

锯轮已经切割到了只剩几寸就能闭口的距离。

“道歉就不客气地接受了。答案的话,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赌上男人的根性,说一声‘好’吧。”

被这种淡然口气给绝杀了一下,她嘴唇张合一下结语都飘进空气,心脏发涩地本能笑了:“在这种时候还要甩这种包袱,你是最强‘不看时机’刑警吗?我……”

说到这里,语声戛然而止。

她慢慢睁大眼睛,看住他头顶星星点点绽开的金色微光。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她曾经看到无数次的景象。

写有他名字的金色小字逐渐凝聚成形,一串串字符随之层层铺开——

【狡啮慎也。】

【reload……】

【*100*】

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目标人物,狡啮慎也。】

【……he结局已达成。】

穿透隔断门的锯轮终于准确无误地闭口,随即停止不动。

噪声戛然而止;突如其来的死寂维持片刻,隔断门轰然倒下!

【强行脱离世界次数:1。】

【累计he次数:2。】

倒下的隔断门带起四散的烟尘!然而她已经无暇去思考眼下的处境,而是心脏疯跳地去细辨那道声音——

就在这时,滚滚硝烟中滚出几只黑色金属弹罐。

下一秒强烈爆炸声响起,紧接着整个仓库都爆发出一股强光!!

【……规则违反次数累计:3次。】

【奖惩机制强制开启。】

双眼反射性合拢却依然抵受不住强光刺激,她本能地捂住眼睛面朝地面匍匐下去,耳膜都被震得几乎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然而那道来自脑海深处的声音却不受丝毫影响,仍然在清明而冰冷地继续着。

【现在,将进行最终结算……】

强光渐渐弱下去,杂音亦开始消失,隔断门外依稀有驳杂的脚步声趋近。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握枪的手被身边的狡啮握住了,似乎是在确认她的状况。

她捂住流泪不止的眼睛,在满眼的疼痛中试着微微睁开一线——

在白光中,似乎影影幢幢的人影次第步出。而在所有人影中间,又有一道纯白的人影缓缓步出,朝她走来。

失序的视野里,已经不能辨别这是强光留下的残像还是真实。而接下来,耳中又听到了那道纯白人影发出彷如幻象的一道熟悉的声音。

【好久不见。】

紧接着,脑海中的声音也说完了最后一句。

【……脱离世界倒计时,开始。】

——正文完——

豆豆你不懂爱最新章节HOTD·永远的福乐·大结局,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殿下独宠我九邪逆龙鳞新来了一位31岁的女同事反科技暗夜行者那一年让一生改变名门攻略神医毒妃:废物大小姐逐日纪末世之相守丞相大人风龙传玩狼丧志天下之石中剑欢迎加入英雄联盟大学生交换女友重生之最强剑神重生之时代巨星网游之江湖乱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