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公春浩小说站 > 言情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最新章节

洪荒八:你可信我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cc国际官方网站_cc国际小雅个人心水_cc国际网投充值:蚀玥?|?更新时间:2019-09-26
推荐阅读: 守灵人火影里的永恒夜神荒纪元鬼王面具猎男天下神级操盘手网游之战争领主流氓龙骑双重快感陆林传

洪荒中,仅靠一仓促结成的法阵便能挡住祖巫原身一击的修者可谓是寥寥无几,毕竟巫族天生*强悍,祖巫更是肉身最强之存在,与其斗法尚可,拼力却是讨不到半点好处。

然而施勋不仅挡下了,更甚还将玄冥震的倒退三步,掌上骨刺于地面划出数道沟壑。

这一幕,便是连随后赶到的祖龙都忍不住对其侧目……他敢肯定,之前两人相斗时,这金乌怕是连七分的力气都未尽到。

顿时,祖龙的心情不由得恶劣了起来。

一击未成,还被人挡出三步,玄冥半跪于地,两眼不禁泛起血光,阴狠的看着施勋的背影。

将后背大大方方的供玄冥观看,施勋此时已完全无暇分心,他站在青年面前,隔着卷轴细细端详了青年片刻,慢慢红了眼眶。

青年未曾出声,亦没有因这突如其来的保护而现出分毫慌乱,他眸色一如既往的漠然,十分冷静的打量着护在周身的卷轴,待确定没有威胁之后又看了看那隔离在卷轴之外,蜷缩着不敢动弹的妖兽,唇边抿出了一丝细纹。

这些妖兽,对来者似乎很是惧怕。

轻缓的眨了眨眼皮,青年保持着自己的冷静抬眸看去,却在对上施勋的刹那微微一怔,心神恍惚。

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从他心底缓缓生出,站在他面前的男子眉目俊秀,面颊白皙如玉,唇角微抬,不笑也是温润,暗金色的双眸与他颜色相同,却又不似他那般冷漠,清澈的眸底里蕴着道光,温暖明亮。

他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自己,温暖的眼眸中含着层水雾,在自己看向他的刹那滚落成行。

那一刻,青年感觉到他的元神中似是涌入了什么东西,熟悉的令他全身发颤。

他们应是初见,却仿佛久别重逢。

施勋眼眶发红,目不转睛的看着青年,轻轻勾了勾唇角,想要如同以往般扑入那温暖怀中,听着一声低沉而宠溺的“师兄。”

然而在他踏出步伐的那一刻,却又略带犹豫的顿在原地,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此时的青年已不曾记得那诸多轮回,他是曾经的河洛,亦是今世的太一。

这么想着,施勋的内心反而生出了诸多惶恐,令他满是踌躇,不敢上前。

心口的元神仍在悸动不已,施勋脑中兜兜转转想着要怎样上去与其相认,才能让两人有一个完美的初遇。

但这一切一切的念头,都在施勋的视线落在青年那满是血痕的手掌上后,猛然沉寂了下来。

那是因竭力催动混沌钟后真气躁动而划出的伤痕,在那震天钟声响起之时,施勋甚至还来不及欣喜,便已是满腔不安。

只因这钟声乃是由太一的伴生法器混沌钟发出,钟声响到极致则可改天换地,若不是危险至极,太一定不会轻易催动。

如今看来,只催动一声钟响便导致真气躁动划伤经脉,太一在此之前身上伤势必定不小,本应好好休养调息,却又被逼着唤出法器战斗,现在只庆幸他及时赶到将太一护住,倘若慢上一步,此时他所见到的,怕只能是一丝残破不堪的神魂了。

不,或许便连神魂,都不一定能留下。

眸中温度霎时冰冷下来,想着稍后在好好收拾那祖巫,施勋伸手握住青年手掌,顺着掌心将真气渡入青年体内进行修复。

略有警惕的注视着施勋动作,青年瞬间回过神来,僵硬着面庞调动着真气,打算稍有不对便要给面前这人一个好看。

但施勋之后的行为,却让青年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古怪,只因那进入他经脉的真气有些过于熟悉,熟悉的令他生不起丝毫抵抗之心,甚至还隐隐有些雀跃,欲要同此人亲近一番。

被脑中莫名出现的想法惊得浑身一震,青年面上瞬间浮出些许尴尬,也不敢看面前人分毫,只低垂着眼眸,沙哑道:“多谢。”

熟悉的声音萦绕于耳边,施勋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抬,勾出抹温润笑意,“无事。”

这边施勋还因终于碰到了师弟的小手而欢欣雀跃,那边已经被两人忽视了许久的玄冥却终于是按耐不住了。

这金乌的元神本已到了嘴边,却被人硬生生夺走,连带着唾手可得的混沌钟也一并没了踪影,这在玄冥看来,便是被人当场打了脸面,唯有使这两人神魂俱灭,方可一吐心中恶气。

然而此人仅靠阵法便能挡他一击,修为深不可测,旁边那站立的黑衣男子虽说修为不及他,那一身煞气却是由不得人掉以轻心。

玄冥虽说行事向来霸道,却也并不会盲目托大,他先前已被混沌钟所伤,若在与这二人一战必定损伤不小,倒不如先行周旋一番,趁其不备再行出手。

如同先前一样,玄冥的想法一样是很美好的,可惜的是他这回遇到了几个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妖兽,便注定无法如其所愿了。

一早就注意到玄冥那看向施勋时满怀恶意的眼神,这下子,本就有些郁闷的祖龙总算是找到了发泄途径,满脸阴冷的挡在了施勋身前。

“祖巫,来战!”

在祖龙看来,施勋早已归他所属,自己还没能与其一战,怎能容他人惦记着。

这下子,不光是玄冥,连施勋都有些懵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莫非这祖龙竟如此好战,当真要是见一个打一个不成?

这么一想,施勋看向祖巫的眼神便不由带上了几分幸灾乐祸。

按一路上这条龙的所作所为来看,似乎还真被他说中了,祖龙向来是不打到尽兴决不罢休,被他惦记上,这祖巫怕是要倒大霉了。

祖龙战力极高,这祖巫先前已被钟声所伤,怕是要吃好些苦头,而这二人相斗,得利的便是施勋,如今太一已寻到,更有玄冥拖住祖龙,当真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巫妖之间于前世便有诸多间隙,今世更是不得善了,待到他将太一经脉恢复后,定要前去巫族讨个说法!

只是现在……倒是对祖龙说声抱歉了。

脑中思绪不停,见青年手上伤口已多处愈合,施勋停止了真气的输送,悄无声息地将河图洛书收归于掌,顺便递给了他一个眼神。

“你可信我。”眼眸微抬,施勋低低询问,淡然的语气中却含着几分说不出紧张。

眉头一簇,青年低头看向施勋,本欲出声询问,却不知为何,在对上那双隐含期待的双眸后,他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假思索的应了声。

看着面前那双越发明亮的眸子,青年微阖着眼睑转开视线,对自己的反应诧异不已。

这人只是初见而已,他本该有所警惕,相信更是不可,然而他竟是下意识的应了此人,更甚是在回过神后心内都没有丝毫懊恼。

仿佛自己本该如此,护他,信他,爱他……甘之如饴。

眸子如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湿润无比,施勋心满意足的握住青年手掌,莞尔一笑,“一会儿我会带你离开此处,你莫要用真气抵抗便好。”

手掌微微一抖,却没有收回,青年唇瓣紧抿,视线扫过瑟缩在一旁的妖兽,迟疑道:“它们……”

顺着青年的视线看到那一众妖兽,施勋沉吟片刻,抬首看向那于山石中□□而出的硕大圆石。

这圆石背倚险峰,伫立于群山万壑之中,数座大山由它而起,将其环绕其中,使这圆石竟如同人的心脏般,连接着整片山脉。

而在看到这圆石的那刻起,施勋便已知晓,此处定是泰山无疑了。

他体内还有一丝由泰山而借的盘古之力,这力已借了许久,现在看来,恐怕是要物归原主了。

瞥了眼青年身后的妖兽,施勋唇角微勾,将体内那一缕盘古之力分为两半,一半没入那圆石之内,一半却散落于整个泰山之中,万千生灵的体内。

从此往后,山不死,则灵不灭,凡进此山之修者,皆无法对此处生灵造成半点伤害,恶者死,善者留。

如此一来,他也算是了了这桩因果,庇护此地,还力于山了。

施勋于众目睽睽之下还力泰山,泰山之内的生灵皆有所感应,承其恩惠,受此因果。

而另一边,施勋此番行事却是令玄冥心中恨意更甚,怒不可遏。

只因盘古之力乃是盘古死后留存这世上的精魄所化,得到一丝便可令修为大涨,这力若是为他所有,定可强悍肉身,成为祖巫之首,但如今,这妖兽不知怎地得到了盘古之力,还平白化进了一座山内,护住了这山里万千生灵的性命。

这下可好,别说是眼前这几人的元神了,便是来日他再想进山内捉取妖兽,吞噬元神,也定是万万不能了。

玄冥心中越想越恨,两只巨眸几乎要冒出火苗来,恨不得将这暴遣天物的妖兽放于口中嚼碎才好。

祖龙虽说也注意到了施勋的动作,却也只是微感疑惑而已,毕竟他乃先天元素所化的混沌神兽,向来只重战力不求修为,那缕盘古之力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可有可无而已。

而现在,令他比较恼火的反而是眼前这个祖巫。

无视他的邀战也就罢了,竟还对着他看上的金乌虎视眈眈,当真是令人无比厌恶。

这么想着,祖龙眉间满是不郁,低沉的话语已带上森森寒意,“怎么,不敢应战?!”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挑衅,玄冥怒极反笑,再顾不得其它,一掌猛击于地面,根根骨刺深埋入地,令那身前山路整个裂开,现出万丈深渊!

见祖龙被那裂纹逼得后退,玄冥眼中满是嘲讽,嗬嗬笑起:“哪里修炼的小妖,竟如此不知死活,我一个巴掌便拍得你粉身碎骨!”

拉着青年后退三步,此时施勋看向那祖巫的眼中已满是同情。

不作就不会死,冲着祖龙作死,这家伙完了。

果然,玄冥话音刚落,祖龙眉间那丝血红沟壑已泛起浓郁煞气,惹得方圆数十里于瞬间寂静无声。

刹那间风止树静,在那极深的黑眸之中,似是连浮尘都不敢泛起,而后,祖龙微微踏前一步,唇角像是轻微抽动了一下,勾起了抹细小的弧度。

下一刻,滔天的雷声轰然而起,风雨骤作,玄金巨龙由狂风暴雨中现出身形,绵延数百的身子由山峰直俯而下,黝黑的鼻孔冲着玄冥不屑的喷了口气。

“如何,现在你还能拍死我么?!”

玄冥:……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最新章节洪荒八:你可信我,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黑侠包拯小兽医异界纵横女生宿舍网游之真实镜像超级镇妖塔江山若锦禅武梦生道最强魔帝骑自行车的龙骑士血西施都市名门婚途漫漫大唐美女调教录冰峰魔恋盛宠恶魔盗妃神乱之洪荒学院斗气星空总裁的过期情人无双武神